第2章 第 2 章(1 / 3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4785 字 2021-10-15

云茵取完解酒汤回到亭子时,亭中已不见了陆珏的身影。

她只看到地上熄灭的灯笼,和婉婉手腕上鲜明刺眼的红痕,心下顿时不由得猛然一惊。

“姑娘方才出了何事,怎么会弄成这样?”

那五根指痕印得极深极宽,血液疏通不畅,到此时已经隐约发青,足可见下手之人动作有多粗鲁蛮横。

婉婉残存的惊惶已渐渐散去,抿唇冲她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,只是刚刚有个人醉酒了拉住我不放,表哥正好路过就赶走了他。”

“世子爷?”

他是个会教人心存敬畏的存在,云茵下意识举目四顾,确认陆珏已不在附近后,又细细将婉婉查看了一遭,确认没有别的损伤才安心。

她想起来后怕,“哪儿来的酒鬼竟不声不响跑来了后宅?姑娘看清那人的模样了吗?”

婉婉倒是看清了,可她并不认识,摇了摇头。

那时亭中摇曳的烛火照得男人的面容格外丑恶,深深印在婉婉脑海中,言语间晃动手臂,腕子上还隐约传来被桎梏的痛感,她忍不住轻颤了下。

云茵腾出一只手握住她,“好姑娘,别怕了,现在我陪着你呢。”

快步拉着婉婉回到濯缨馆,云茵备了热水伺候她沐浴。

她有一身极细腻的皮肤,白皙里透出一层粉,灯下如玉似得柔润,也越是如此才越发显得那几根指痕显目。

云茵想着又问道:“姑娘记得那方才除了世子外,还有旁人看到吗?”

那番拉扯不好看,婉婉仔细回想了下,当时周遭一片寂静,男人强拉住她有些时候,若是有旁人想必早就寻过来了。

听她摇摇头,说只还有长言在,云茵稍松一口气。

自家姑娘在盛京虽美名在外,私下却因出身并不得人高看,如此闺中流言若传出去,不论谁是谁非,最终坏的都只会是她自己的前路。

说不上是幸还是不幸,婉婉是家中遭难才来的侯府,外头人人都道她是因祸得福,可要是有选择的余地,哪会有人愿意拿阖家遇难的祸来换这份福气?

云茵还记得四年前头回被指派来照顾婉婉的情形。

她那时才十一岁,但已经长成了副极为冰雪漂亮的模样,活像个观音座下的小仙童,院子里的丫鬟都对她喜爱的不得了,每日换着法儿地逗她开心。

但那时的她可并不像如今这般温软可人,甚至可说是判若两人。

云茵如今想来仍觉几分奇怪,她那会儿不会笑,也不会说话,白天总是趴在窗沿边望着天边发呆,而夜里常常不睡,点一盏烛火在床头,一坐就是一整晚。

就算偶尔睡着,也时常尖叫着从噩梦中醒来,一旦受了惊吓,惊恐之余就会变得凶猛至极,稍有不慎还会伤人,浑似一只才失去庇护、浑身是刺的幼兽。

幸而那样的情况只持续了小半月,她便生病发了一场高烧,醒过来整个人归零成一张白纸,一应过往竟都忘记了。

十五岁的姑娘却只有短短四年详实的过去,高烧虽然并未损伤她的心智,但阅历的缺失已注定了她要比旁人单纯太多。

些许细枝末节的地方,云茵免不得要多为她操心些。

沐浴后云茵取来药膏给她涂抹手腕,忽地想起件事儿,“对了,姑娘方才不是问章夫人来寻老夫人做什么,我方才说错了,你现在重新大胆猜猜看。”

婉婉是个金鱼脑子,不记事,泡个花瓣浴就能冲走所有的委屈,闻言便果真顺着她的话认真想了起来。

但一连猜了四回都不对,她耍起赖来,伸手挽住了云茵的胳膊央求不止。

云茵不打算吊着她,柔声道:“姑娘,章夫人此回是有意去向老夫人说亲的。”

若是为陆家的那两位小姐而来,章夫人应当第一去寻陆夫人,能找去老夫人那儿,自然便是说婉婉的亲事。

“我的亲事吗?”婉婉微微睁大了眼睛。

云茵点头,面上含笑。

说亲这事看似不稀奇,婉婉及笄半年间,找上门的人家两只手都数不过来,但能让云茵真正为她感到高兴的,主要是听闻章夫人此回向老夫人承诺了会给婉婉正妻的名分。

盛京权贵之间比寻常人家更讲究门当户对。

门第高些的大多不愿娶孤女为正妻,门第低的,其一是老夫人看不上,其二是婉婉这一副绝佳的容貌,城里不知多少公子哥儿虎视眈眈,没权势的男人,兴许都护不住她一辈子安稳。

委实两难。

而章家世代武将,现如今官至忠武将军,正四品上,章将军前不久才在西北立了功,正得陛下赏识,放眼整个盛京章家也是排得上名号的显贵人家。

云茵深觉这是门极好的婚事,“你已经是大姑娘了,迟早要嫁人的,我方才还问了男客席那边,说章家四个公子,模样个个儿都周正得很呢。”

“章家……”

婉婉闻言一时怔忡,没顾得上回话,恍然间想起,方才表哥教长言送客时,称呼那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