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第 28 章(1 / 3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4446 字 2021-10-17

“娘娘, 御书房刚来传话,陛下正与几位大人在商议紧要国事,今儿怕是不得空来了。”

午时末, 凤仪宫的大宫女律容走近皇后,弯腰凑近耳边极低声的回禀了句。

婉婉这会子已在皇后命人赐座奉上茶点后, 空坐了将近一个时辰的冷板凳。

云茵先前说得一点儿都不错, 皇后娘娘眼界儿颇高。

高到人家眼里根本就没有婉婉这号人。

除了最初进殿时,皇后被她的容貌惊艳多看了两眼,而后便再没有理会过婉婉, 连一句问询都未曾有过。

领着人来的程氏都觉面上过不去,她来之前可是多次跟婉婉说, 皇后娘娘如何喜爱她,想见她呢。

但转念想想, 婉婉这么一副美人皮囊, 来这一趟本就是给皇帝看的。

拿着自己的由头给丈夫纳美人, 天底下应该没有哪个女人是真那么心甘情愿的吧?

皇后原本在同程氏说话, 听了律容的回禀, 稍觉扫兴。

不能否认皇帝上了年纪后确实越发沉溺年轻女色, 先头为了宁昭仪还颇有些一意孤行的意思。

可眼下瞧着,皇帝从来不是个贪慕美色的昏庸帝王, 他心里自有一杆秤, 一旦跟国政大事比起来, 孰轻孰重在皇帝心里其实颠倒不了。

这厢皇帝确定了不得空, 婉婉白来一趟, 皇后便没有再留她在眼前的必要。

看了眼婉婉, 她已经一个人静静在旁坐好半天了, 期间眼睛没乱瞟、手脚没乱动, 也没因为觉得无所适从就试图开口插话示好,是个沉得住的性子。

这点倒是教人挺满意的。

皇后遂吩咐律容,“小姑娘家家的坐久了大概嫌闷,找个宫女带她去御花园里转转吧。”

婉婉听着这话心里顿时一松,当下便隐约猜到皇帝应该暂时不会来了。

她想到早上临走时,茂华特地来传了话说表哥让她安心进宫,难不成表哥早知道陛下今日来不了吗?

可婉婉的脑仁儿不太灵光,并想不通他是怎么能做了皇帝的主,干脆不琢磨了。

这厢律容派了两个宫女领着婉婉,出凤仪宫往御花园去。

皇宫里的花园其实也没什么了不得,这里有的侯府都有,并且因为宫中多喜富丽堂皇,反而少了几分侯府中的雅致韵味。

婉婉觉得没什么好瞧的,有些无聊,所以进去后便兀自寻了个角落里的秋千坐着,晃悠晃悠打发时间。

但她才坐下不久,便只听细雪纷飞间,传来一道急切的呼唤声。

“娘娘,您走慢一点,雪天路滑当心摔倒了!”

婉婉立时抬眸望去,她不太愿意碰见宫里的娘娘们,所以想瞧瞧对方是不是朝自己这边来的。

这一瞧,就看见那边积雪的小道上,提着裙子笨拙跑在前头的是个……身形稍微臃肿的宫妃?

“你们太慢了,我要堆个雪人给陛下惊喜,再耽误下去可就晚了!”

话音真是清脆悦耳,只是面容隔着雪雾看不太清。

宫里规矩重,走路迈多大的步子都有章程,婉婉先前学礼仪没少教嬷嬷耳提面命地纠正,眼下自然十分诧异,那是个什么人?

她身旁凤仪宫的宫女倒立刻将人认出来。

其中长脸的宫女轻嗤道:“卖乖扮傻少不了她,也不瞧着自己好几个月的身子,真不怕摔一跤,荣华富贵转眼就成了空!”

另个圆脸的宫女同样刻薄,“摔倒了还不是活该,正说明老天都想收了她呢。”

这俩人约莫没有把婉婉当回事,说话都没有避着她。

婉婉这便听出来,那就是先前跟皇帝去过大金山寺浴佛的宁昭仪,现下后宫里除了这位,旁的也没听说谁有身孕。

婉婉毕竟是皇后娘家出来的,不好跟皇后死对头贤妃那边的人碰面,万一起当众起冲突造成误会,她怕说不清。

所以当下便打算回去了。

谁知她这边脚下才挪步,绣鞋踩在积雪下的树枝上,带出一连串吱呀声,顿时就落了那边的耳。

“是哪位姐姐在那边?”

婉婉走不脱了,无奈回过身去,便见宁昭仪正挺着腰身,一步一个脚印地朝她走来。

她那幅小胆子实在不够用,顿时提紧了一颗心,如临大敌。

原先陆雯都说了,这位宠妃娘娘向来与贤妃沆瀣一气,万一人家待会儿为难她,或者对着她使手段,到头来对皇后娘娘不利可怎么好呀?

婉婉很有自知之明,她好怕自己那四年的短浅见识,应付不来宫里这些心思深沉的娘娘们……

*

皇后与程氏谈完事时,已至未时过四刻。

这两人倒其实还算熟络,皇后早些年未出阁前与陆珏生母并不合,所以对后来的程氏,就谈不上永安长公主对程氏那样的偏见。

而且程氏上位时,恰好赶上皇后与皇帝夫妻嫌隙的大关口。

那时皇后心力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