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第 30 章(1 / 3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4459 字 2021-10-18

陆珏说要娶婉婉。

陆老夫人这次听得很清楚, 不可能有错,当下却怔忡住许久,面上并不见多少喜色。

她看向对面的陆珏, 如珪如璋、端方如玉,他已经是年过弱冠的男人了,成家本就是应该的, 近两年老夫人也不少为此操心。

可为什么偏偏会是婉婉?

老夫人原本是打算过将婉婉留在陆珏身边的。

但本意是做个贵妾, 有陆珏护佑她一辈子安然无忧、富贵不愁, 稳稳当当做个被宠爱的小女人就好了。

可“婚约”是什么?

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一旦定下了,日后八抬大轿进南正门,那就是靖安侯府未来几十年要当家做主的一家主母了。

高门权贵,一家主母肩上的责任与担子并不会比一家之主少多少,而婉婉……

陆老夫人当然是心疼她的, 否则先前也不会费尽心思,试图给她找个好归宿。

可这个孩子性子太弱,心思太过简单, 侯府的将来不是开玩笑,就算当真将府中半边天交给她,她又能撑得住吗?

陆老夫人沉吟了一瞬,再开口已尽量让语调显得平和。

“容深,婉婉的去留我原先问过你,那时你并不是这般打算,若因这回皇帝之事才想留下婉婉, 那……”

老夫人想了想, “那便给个贵妾的名分吧!”

“虽委屈了些, 但你往后好好疼爱她就是了, 至于正妻的位置,靖安侯府的世子夫人若是婉婉,旁人要怎么看咱们侯府?”

怎么看?

寄居侯府、身份低微的表小姐,勾引了府中高不可攀的世子爷,其中诸多手段、百般心机,要由得人去猜,那可真是太丰富了。

陆珏闻言却只是摇了摇头,“我既娶她,她就是正妻,与旁人的眼光无关。”

他话音淡然,问老夫人:“她是您膝下养大的孩子,若是做妾,您真舍得吗?”

更何况,他早说过了不要妾室。

老夫人一时不语。

陆珏才又道:“她年纪还小,心思简单并不是短处,眼下待人处事虽算不得圆融,但日后天长日久,教她慢慢跟着您学就是了。”

他的沉静中,总无端带着教人毋庸置疑地笃定,仿佛落字便会即刻成真,教人无法不信服。

陆老夫人说不出不妥,静默片刻,眉尖还是不由得微蹙起来。

“可盛京的名门闺秀无数,她们哪一个都比婉婉更适合做侯府的世子夫人,你不会不明白啊?”

陆珏当然明白。

但那些所谓合适,不过是高门联姻用以撑门庭的惯用手段罢了,因为掺杂了利益,所以就连娶谁,都要往利益最大化去考虑。

可是陆珏不需要这些。

娶妻成亲于他而言,就理应只是饭桌之上多副碗筷,枕席之间多个人这般简单。

屋外的风雪呼啸声愈发地大了。

陆珏从软榻上起身,拱手朝老夫人见了个礼,“祖母,她原就是我的人,我留下她也是理所应当,还望祖母成全。”

陆老夫人的目光细细地打量他。

陆珏的坚持都是沉静的,没有寻常年轻人常见的迫切与热烈,所以哪怕提出此事如此突然,也教人说不出冒失和莽撞来。

陆老夫人无话可说,祖孙二人相对良久。

沉默了许久,老夫人叹了口气,“罢了,你有你的主意,只是婚约事关你与婉婉的终身,毕竟不是个小事,我总要再与你父亲商议一番才是。”

陆珏颔首,“多谢祖母,此事我会自行同侯爷言明,祖母不必挂心。”

陆老夫人还能有什么好说的,她身体不好,陆珏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,他行事妥帖,不可能甩个棘手的尾巴给旁人去收的。

更何况这父子二人,都数不清多少年没亲近说过一回话了。

陆进廉在终身大事上是过来人,这次要是能就此事同他说上几句心里话,也是好的。

这日陆珏在浮玉居陪老夫人用过膳之后才走,等瞧着他离开,李嬷嬷才进屋来。

进屋了一打眼儿,便见老夫人坐在罗汉床上,眉眼间隐约还剩下一点萦绕的愁绪。

她走上前去,一壁替老夫人宽衣,一壁问:“方才听见的都封住了口,您这边怎么样,世子爷这回难不成是铁了心了?”

陆老夫人面上恹恹的,“他从小就是个有主见的,姻缘这事强扭的瓜不甜,我也不愿意做个咄咄逼人的老古板。”

李嬷嬷轻笑,“您当然不是老古板,做长辈的,您数头一份儿开明!”

老夫人觑她一眼,“容深性子冷,却是个孝顺的,我要是拿孝顺来制他,岂不是倚老卖老,若将他的孝心都消磨完了,这府里还靠什么来维系?”

说着又叹口气,“如今且先瞧瞧他父亲的前车之鉴,能不能教他回心转意吧。”

李嬷嬷听着就觉得,这怕是板上钉下一半的钉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