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第 53 章(1 / 3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4555 字 2021-10-29

进了四月, 日子过的飞快。

府里喜事将近,到处都开始忙活起来,侯府西偏门日日都有不间断的大婚置办抬进来, 阵势如流水似得。

婉婉又试过一次吉服与头面才敲定下来, 但这次就没去绣庄了。

那日一趟陆雯受了旁人的嘲讽,纵然掌掴了李如珍, 却并不能教她真正从心底里舒坦起来。

不过也好似正是那些刺骨的嘲讽, 才教她对太子仅剩的留恋,真正开始消失殆尽。

这日午间程氏忙完了手头上的事务, 来如意馆看陆雯,婉婉正好也在。

程氏先前感念婉婉劝慰陆雯的一份心意, 给两个姑娘订做了手镯,不是多稀奇的物件儿, 无需等大婚再送, 便趁着这会子一并教素琴拿了出来。

姐妹俩一人一个,玛瑙镶金的镯子,做工很巧。

三人坐在一道闲话家常,喝了一盏茶的功夫,扶穗却从外头踌躇进来,面上为难了片刻才说:

“夫人,小姐,门前的小厮来传话, 说是……说是宫里派人送来个锦盒, 要交到小姐手上。”

宫里的谁?

若是皇后娘娘,扶穗用不着这般支支吾吾, 那自然便是东宫来人。

程氏眉尖顿时皱起来。

锦盒里头装的什么, 大抵是从前陆雯送给太子的东西, 是她所有少女心思的依托。

太子把盒子还给她,也把她那些年的喜欢还给了她,太子的目光所及,仍旧会回到他原本就选择的道路上,而陆雯,终究只是他曾经经历过的一段美好风景,过了就是过了。

陆珏说的不错,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。

陆雯眼中晦暗了一刹那,程氏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

正要出言教人婉拒,陆雯却忽地开口,冲扶穗道:“去收下吧,拿到伙房当添个柴火,看着烧干净了再来回话。”

扶穗闻言一怔。

婉婉刹那间也稍觉意外,但意外过后,便又为陆雯的松手感到欣慰。

当世有几个姑娘家能像陆雯这样子干脆利落,交付一颗心时无怨无悔,斩断一段感情时,也尽全力做到不拖泥带水。

陆雯先前想不明白,所以不愿意相信,等教外力推一把,认清了既定事实后,当初的真心亦或是假意,其实并不那么重要。

人的目光永远要看向前方。

程氏望着陆雯这般说法儿,眼中的担忧才渐次消弭下去。

“你能想通是最好了,我的女儿,模样品性样样拔尖儿,这盛京城里的好男儿就该随你挑,何苦把自己框住。”

她说罢默然片刻,不觉又叹一口气,道:“外头人人都看那皇家风光,可实际上呢,若教你姑姑自己说,冷暖自知罢了,你原先那点儿心思但凡不瞒着我,我早该敲打你的。”

“娘……”陆雯没太大精神再纠缠这些,“过去的事了,您就当女儿一时糊涂吧。”

“是糊涂的很,你个傻姑娘!”

程氏说着抬手戳了下陆雯的额角。

她们母女二人说起话来,程氏虽言语颇有责怪,可满心都是对女儿的宠爱和疼惜,婉婉在一旁看着,心里很觉羡慕。

她的娘亲若是还在世,想必也会这般疼爱她的。

这边程氏既然难得与陆雯敞开心扉说起话来,婉婉也不好杵在一旁打搅,遂说想去浮玉居看看老夫人,便起身告辞了。

出门在廊下呼吸了口春日的空气,婉婉心里一点点酸涩很快就被吹得消散殆尽。

她想自己现在已经很幸福了,祖母疼爱,姐妹相亲,还有一个天底下最好的、最心仪的表哥,马上就会迎娶她。

她还有什么好羡慕别人的呢?

父母兄长若在天有灵,一定也会为她高兴的。

今日天气好,云茵陪婉婉特意绕了两步路去小花园,折了几支老夫人常日爱的花,带过去给老夫人做摆件儿。

路上经过小道林荫处,正好碰见两个婢女,两人一边捧着托盘行走一边在聊闲话。

婉婉只随风飘过来一耳朵,恰恰便听到了姜蕴的名字。

权贵府上做事,知道旁的权贵人家的事情并不奇怪,只是私下谈论旁的闺秀总归不好,婉婉便止了步子,教云茵去告诫二人勿要多嘴。

片刻后,云茵回来,笑说:“倒没有嚼舌根,她们说得是现在城里本就已经发生的大事,姑娘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婉婉嗯了声,倒并没有多问。

她的濯缨馆,根本好似被人单独下了封印,甭管什么消息总之都传不到她耳朵里,她也不好奇。

云茵却是知道的。

原道是大选过后没几日,十三皇子在府中聚宴会友,席间大约是酒劲儿上头,对着几个狐朋狗友一时耀武扬威,说了些过于成竹在胸的话,言语间对姜蕴也显轻佻。

原本几个醉酒之人的浑话,宴席后,却不知怎的辗转传到长公主耳中,当下惹得长公主大怒,当场摔了手中茶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