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第 58 章(1 / 3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4577 字 2021-11-01

婉婉陪了老夫人小半个时辰, 老夫人午间便有些乏,也教她先回去歇着。

等瞧着她走了,李嬷嬷扶老夫人回浮玉居的路上, 才将云茵说的那档子事说给了老夫人听。

“有这事?”

老夫人闻言一时也是诧异。

婉婉是他自己开口要的,不惜从皇帝眼皮子底下也要护下来的人,今儿众目睽睽之下两个人也好着呢,现在才说是不喜爱, 委实牵强。

“依我看……怕不是不喜爱,而是太喜爱了。”

喜爱到, 不舍得教她受一丁点儿险。

自来女人生孩子,都像是在鬼门关上过一遭, 凶多吉少。

他的母亲当初不就是被两次鬼门关掏空了身子,缠绵病榻十几年, 最终以一种她自己都不堪面对的憔悴面容香消玉殒。

他自小看着母亲那副模样,听母亲哪怕只是无意间说一句,是为了生下你才至如今这等境地, 他心里作何感想?

婉婉这孩子又一向体弱, 常时多走两步路都大喘气, 如今年岁不大,有的是时间去荣养, 等几年完全不成问题。

老夫人兀自想了这一通, 坐在肩舆上,半倚着身子同李嬷嬷感叹, “可他自己却是老大不小的了, 霖儿眼看都能开口说话了, 他倒一点不着急。”

世子爷现年二十又二, 对比其他一抱两三个的人家, 确实起步晚了些,但陆家三个公子中,他已是成家早的了。

李嬷嬷与老夫人心有灵犀,听着一笑,“世子爷是个有主见的,子嗣之事关乎侯府的将来,他必不可能没有成算,您就放心吧。”

老夫人这便没再说什么。

陆家的男人在老夫人心里,总都是能撑起一方天地的。

她年轻那时候也被老太爷护在手掌心几十年,没遭过一点儿风吹雨打,自然没有太多心思,如今就只盼望着一家子人都安安稳稳地就好。

*

婉婉午间未时回了淳如馆。

头顶日头高悬,晒得人懒洋洋的。

她进院子只瞧四处一片寂静,便抬手召来个婢女,问:“夫君还没有回来吗?”

婢女福身道:“回太太的话,爷半个时辰前就回来了,现下在后院书房中处理公务,奴婢给您带路。”

婉婉现下对这里的确还不熟悉,淳如馆的下人一个个被训练的这般伶俐,茂华属实功不可没。

这儿如今可分前后两个部分,前院是花厅、茶室、昭阳居等待客之地,后院才是新婚二人的起居之所。

中间用两道游廊与前院相连,中间用一方小花园的隔开,小桥流水、花墙绿树,雅致柔美之余私密性也很好。

过两道六角菱花门,正北方向是主屋,往东去是书阁、静室等陆珏的办公之所,西边儿则是婉婉的浴池、花房、胭脂斋等女儿家的小天地。

陆珏整日事物繁忙,并没空在这上头花太多心思,然而他的每一次过目,都实实在在把婉婉考虑在内了。

并且因为她嘴馋,现如今的小厨房也扩建不少,三个大厨轮番待命,哪怕她大半夜想吃一口燕窝粥,云茵都能立刻给她端来一碗热乎的。

婉婉进了后院没急着过去,先回正屋里换了身轻便的衣裙。

来到书房门口,茂华捧着茶水正从回廊上过来,她刚好接手。

轻手轻脚地走进去,屏风隔出书案后一道沉静身影,陆珏坐在宽大的太师椅里,正伏案批复一沓文牍。

“夫君……”

婉婉绕过屏风,一见他,眉眼便是弯弯的,颊边两个小梨涡,好似盛满了春日的佳酿,能醉人。

她挪着小步子走到椅子旁,袅袅冲他奉上茶水,“夫君你累不累呀,先停下歇会儿吧!”

陆珏依她的,暂且搁置了手中狼毫,靠着椅背毫不掩饰地瞧她。

婉婉换了身湘妃色的短薄衫,下搭茜红马面裙,蝉衣半掩雪肤,两肩纤弱,玲珑剔透的肌骨若隐若现,通身都是少女的娇俏。

“祖母方才留你都说什么了?”

陆珏接过她手中茶盏,指尖相触,她软软的指头仍忍不住下意识躲了下,还没完全将他的触碰习以为常。

婉婉可不好意思跟他说,祖母这都已经急着抱孙子了。

“也没有说什么……”她轻轻靠着长案,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绞着身前的衣带,细声说:“祖母就是告诉我,若日后夫君欺负了我,我便可以去找祖母做主呢。”

陆珏茶水递到唇边,云淡风轻地笑,“那你告诉祖母我欺负你了吗?”

“我……我反正不记得了……”

婉婉最是会耍赖皮。

言下之意不就是她都不向祖母告他的状了,那昨晚她哭得稀里哗啦、冲他撒泼打滚儿那一遭,他也要大人有大量,既往不咎才对嘛!

是不是?

陆珏没说是不是。

他没想把她那副孩子气、哭唧唧地捶打了他之后,等他搂着她哄了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