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第 63 章(1 / 3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4629 字 2021-11-05

“夫君……”

婉婉整张脸都皱成一团, 红红的,缩在浴桶里,只一个小脑袋露出来, 教人想起滚水里的小虾米。

先前两个人是亲密无间过了, 可那要么是她醉得不省人事,要么黑灯瞎火、目不能视的情况下, 跟眼下可不一样。

婉婉脸皮薄, 禁不住他心无旁骛、精雕细琢的目光。

“你……你先出去好不好?”

横梁上方挂了一盏琉璃塔, 其间明珠散发的光辉柔和而明亮,那是外域进贡的鲛珠, 比皇帝当时赏赐的夜明珠更珍贵稀有,但只因为婉婉喜欢, 淳如馆现下都用这珠子来照明。

陆珏身形颀长站在光下, 高大的阴影正好将婉婉笼罩, 她娇小玲珑。

他没言语, 只慢条斯理地将中意的精油滴了一点在手背,垂眸时长睫在眼底落下浅淡阴影, 正可谓无声胜有声。

这男人霸道起来真是又坏又丝毫都不讲理,就会欺负人!

哼!

婉婉在心底里默默腹诽了句, 偏又拗不过他, 只觉得他大概还有千百种迫使她的法子没使出来, 只好磨磨蹭蹭地从香汤里伸出一截藕臂, 娇矜地递给了他。

脸更烧了,一路烧到耳后根。

陆珏掀起长睫望过来,指骨分明的大手握住她纤细皓腕拿捏了几许, 却没有其他动作, 只是问:“太瘦了, 我不在时,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?”

这怎么也能摸出来?

“唔……”婉婉霎时有些心虚,喃喃嘀咕,“下午一个人用膳没有胃口,更何况多吃这一顿也长不起来多少肉嘛。”

“狡辩。”

陆珏轻描淡写地给她定罪,指腹摩挲她手腕内侧的嫩肉时,顺道摸了下她的脉象。

他对医术并不算精通,但瞧人体质强弱与否还是绰绰有余。

婉婉并不病弱,就是娇气,娇气地教人一看就知道受不得半点风吹雨打,得有人捧在手掌心呵护着她才行。

腕子在他手中拿捏着,婉婉仰着脸瞧他。

心无旁骛,容色如玉,陆珏周身明明都是一股子清冷禁欲的气息,偏干起这种教人害羞的事,还更加容易勾起人蠢蠢欲动的念头。

婉婉大概被他的美色迷了心窍,羞怯逐渐减淡后,倒又忍不住拿细细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腰带。

“夫君,你愿意动手就……就开始吧,我泡久了有点头晕。”

瞧,头晕、腰酸、心口疼,可不是娇气地很嘛。

陆珏隔着氤氲的水汽望她一眼,勾唇轻笑,松开了握住她的手,竟还真的俯身,掌心融化了玫瑰精、露,开始缓缓从她纤细的指尖按揉到肩颈、脊背。

他像个雅致的花匠,在滋养一朵专属于自己的小芙蕖,专注、缓慢、斯文而格外温柔。

男人的手十分好看,修长有力,指骨分明,掌心微有薄茧,手劲儿稍稍有一点过重,可是不至于弄疼她,反而能加快她血液流动,精、露好似都被按揉进了身体里,香气又从她体内散发出来,萦绕在周遭。

浴间一时寂静无声,水汽无声地弥漫。

不多时,陆珏便察觉到婉婉有些抑制不住渐渐紊乱的呼吸,抬眸对上她莹润的双眸,与酡红的双颊,愈发逗弄她。

他风轻云淡地问:“方才的曲子怎么不唱了?”

那般不着调的曲子,他哪里是真的想听,婉婉红着脸不敢低头,不知如何自处,微蹙着眉嗔怪催他。

“夫君你……你就快些吧!”

陆珏这次是真在笑话她了,凉薄冷淡地眼染上融融春意,递次传进了眼底深处。

他这会儿看起来好脾气的很,教婉婉心底由不得腾升出一股孩子气,趁着伸腿的契机,忽地抬起粉白地小脚丫蹬了蹬他胸膛。

可是蹬完了她又怕他抓住罚人,心里一慌,逃走之际免不得手忙脚乱,险些真的踢到他下颌。

小猫儿养娇了就会有脾气,陆珏纵得也容得,却不准她使了小性子就逃之夭夭。

他抬手握住那截细细的脚踝将人拉过来,不管婉婉事后软声软气的赔礼,径直给了她一巴掌,不轻不重,但有点响。

“越发胆大包天了。”

婉婉挨了打,小性子更收不起来,双手搭着他肩膀,离得这么近,她不服气地一噘嘴,干脆凑过去吧唧亲了他一口。

“那你罚我吧!罚我好了!我都认!”

她耍起无赖手段,挂在他脖颈上,越发娇缠蛮横。

陆珏眸中轻笑,无奈得很,却没言语。

片刻,他伸臂扯过一旁木架上的大长巾栉,不由分说地将人裹成了一只小蚕蛹,而后拦腰抱起,放回了寝间床榻上。

朱红色的缎面软锦,婉婉落上去,像藏在花苞里的小人儿,他把巾栉扯开,帷帐中美人似玉、芙蕖生香。

她这会儿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了,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捂着脸,陆珏俯身,拨开她的手,轻吻小芙蕖眉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