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第 66 章(1 / 3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4627 字 2021-11-08

翌日春光潋滟, 晨间便有朝霞洋洋洒洒越过屋脊。

宫中今日要举行太子妃册立大典,傍晚申时末便是宫宴,所以陆珏一早未去官署, 难得放纵一回,搂着怀中香香软软的小美人直赖到了辰时。

昨夜安神香燃了大半晚,却只安了婉婉一个人的神。

男人血气方刚,积聚了满腔的欲、望丞待发泄, 婉婉睡足精神, 醒过来便只觉右手腕格外酸疼, 像是教人迫使着做了好长时间的苦工似得。

她睡得其实也并不算好, 昨夜过分的揉捏教她现下还有点痛,抬头向上看过去, 一眼就看出男人已经醒了, 只是在闭目养神。

婉婉回想起来又羞又恼, 醒醒神儿照着男人胸膛就给了一拳, 喃喃埋怨, “哼!医师先前告诫的果然不错, 坏人!”

但捶上去,软绵绵碰上硬邦邦,到头来疼的还是她自己。

一旁的草药枕上,陆珏侧身躺着,半张脸都埋进她如缎铺散的长发里, 周身松然惬意, 像把安然收回剑鞘的绝世名剑。

他闭着眼没言语,唇角却微微勾起, 抬手抓住她的柔荑放在唇边碰了碰淡粉的指尖, 又安抚地吻她略微发红的掌心。

陆珏嗓音低沉暗哑, “乖,日后再好好补偿你。”

他会怎么补偿想也知道,婉婉耳根子一刹那间就红透了,嗔怪地笑着,“我才不要什么补偿呢……”

“当真不要?”

陆珏漫漫然问了句,随手将人搂过来细细吻她脸颊、咬她耳廓,惹得她痒痒地,在他怀里直躲,“再说,要不要?”

婉婉想逃又逃不掉,只好连连推他,娇声软语地求饶,“好了我要,我要还不行嘛……时辰都不早了,夫君快起来吧。”

陆珏止了动作,散漫嗯了声,声音从鼻腔深处漫出来,慵懒至极。

婉婉瞧他不动,只好自己挪动着身子,越过他,去够床边的银铃,好容易够到了,他却使坏,手掌覆着她腰窝敏感处冷不防捏了一把。

她禁不住,顿时软绵绵地径直趴在了他身上。

上身的寝衣早就不知被扔到床上哪个角落里了,她光溜溜地,一下子像个不小心摔倒到他嘴边、引他去咬一口的白嫩糯米团子。

这可不怪他吧……?

陆珏似是而非地叹口气,睁开眼与她四目相对,眸中不见半点惺忪,沉着却又隐含笑意。

“夫君你怎么又使坏,外头有人呢!”

西厢房不比正屋那么大,婉婉都只敢压低着声儿说话,蹙着眉拍他一把,教他快放开,生怕教人听去了两个人的非礼之语。

隔间等候在外的云茵与临月与一众婢女,只听着里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嬉笑逗弄声儿,始终也不敢进去。

听得久了,连未出阁的黄花儿大闺女脸都是绯红的。

俩主子凑一起就如胶似漆分不开,这是好事,可难为的是她们,那铃铛自打成婚起,从来就没真的准过几回……

闹腾到辰时末,总算是叫起了。

两人分开洗漱之后,陆珏在府里陪婉婉用过早膳,他便要前往东宫觐见,届时册封大典,宗亲与一干大员都需要盛装出席。

陆珏今日着一袭墨蓝锦缎华服,衣料挺括身姿挺拔,两肩刺绣祥云仙鹤,袖口银纹精致,玉带横腰,通身都是股端然清贵的气息,越发衬得容色出尘绝世。

他除了面对婉婉,除了在帷帐之间,其余时候总都是淡漠清冷,是以周遭伺候的婢女小厮之众,却皆垂首敛目,未敢有一个人目光乱瞟。

只有婉婉,明目张胆地侧着脑袋欣赏,满眼的喜欢几乎要溢出来,恨不得将目光都黏到夫君身上去。

陆珏从镜子里看见她,眉尖微挑,霎时间只觉心情大好。

他走时,婉婉将人送到院门口,陆珏记得嘱咐她,“今日觐见皇后娘娘,若觉得哪里不舒服,教人传话于我,不必委屈自己。”

婉婉不想教他担心,乖巧点头,“夫君且忙自己的事,我知道分寸的。”

陆珏疼惜宠溺她,也一向都十分相信她。

相信她能处置得了自己面对的状况,也信她自己也能把路走得坦荡,他护着她,为她遮风挡雨,却并无需兢心地一路扶着她往前。

等送走夫君,婉婉也得细细拾掇一番。

此回宫宴定在嘉庆宫,酉时开宴,未时末官眷们便该依照品级逐一觐见皇后,而靖安侯府身为皇后娘家,惯例是还要去早一些,有便与皇后省亲的意思。

所以午时出头,程氏便派了人来请婉婉。

这回只有程氏带着陆雯与婉婉进宫,老夫人近来身子疲累,并未出席,先前倒已早早开解了皇后数次,教她敞开心扉看看婉婉的好处。

可皇后最近实在太怄气、太糟心了。

先有陆珏与婉婉定亲,她反对无果,眼睁睁地看着侯府重蹈覆辙,又一个身份低微的女孩子成了侯府世子夫人,再过十几年,还要成侯府的当家女主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