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第 67 章(1 / 3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4652 字 2021-11-09

“站住。”

满院相安无事地静谧中, 忽地响起一句温吞,却又掷地有声的嗓音,顿时叫停了周遭一众人,齐齐朝婉婉侧目过来。

陆雯稍觉惑然, 看向婉婉, “怎么了?”

婉婉罕见阴郁着一张美人面没回应, 只驻足停下站在昌宁郡主面前, 问:“方才的无礼之言, 诋毁之语,郡主可有胆量光明正大地讲一遍?”

她不是哑巴,不想吃下这个亏。

昌宁郡主兴许没想到婉婉会突然来这一套, 当下蹙着眉稍顿住, 竟没想起来言声儿。

明明先头传闻里的婉婉,都是教人随意欺负,也只敢充耳不闻装作不在乎, 怯懦又软弱, 哪儿敢随便与人起冲突。

“郡主不敢吗?”婉婉目光紧盯着昌宁,“不能光明正大之言,便是小人言行, 这便是堂堂睿王府的家风吗?”

昌宁郡主到这会儿才回过神儿, 一时恼怒, 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 凭你也敢教训本郡主?”

她骨子里本就偏执且冲动,若非如此,想必当初也不会干出那般极端不留退路的事来。

睿王妃深知自家女儿脾性, 怕她再张口真说出什么教人拿把柄的话, 或者直接忍不住抬手打婉婉……

倒不是心疼婉婉, 只是靖安侯府的世子夫人,怎么能被人当众言语侮辱,加之若动了手,睿王府失礼在先,传出去可不占理。

是以睿王妃沉着脸上前,将昌宁往后挡了一挡,“我等进宫拜见皇后娘娘,陆小夫人无缘无故如此咄咄逼人,是要做什么?”

这母女俩还真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陆雯冷哼一声,“那我敢问王妃,郡主方才又说了什么?为何不敢当众说出来,心虚了不成?”

往常总都是婉婉好言好语地劝陆雯不必为了她去和旁人起争执,这次她自己难得不那么温和好欺负一次,倒是教陆雯有些意外。

昌宁易怒,正打算再开口,睿王妃掩着袖子拉了她一把。

“我实在不知陆小姐与陆小夫人究竟在说什么,小女向来与陆小夫人素不相识,何苦为难与她?”

狡辩!

眼看睿王妃依仗着长辈身份欺负自家晚辈,程氏也没法儿干站着,就要上前去分辨一二时,婉婉才又开了口。

她厌恶极了对面母女二人,“王妃今日之言教我眼界大开,但人的脸面向来都是自己给自己的,奉劝郡主日后出言三思,也给自己留些尊严。”

这下子连睿王妃也没能拉住昌宁郡主。

她抬手一指婉婉,涂着蔻丹的猩红指尖恨不得直戳进婉婉眼睛里去,“你敢说我不要脸面?小人得志的东西,靠勾引男人……”

她的话没能说完,婉婉截口打断,“律容姑姑,昌宁郡主殿前喧哗、污言秽语,扰了皇后娘娘清净,依照宫规该当如何处置?”

惯例是掌嘴,再逐出宫门。

律容瞥这小夫人,直觉这位胆子是真不小,也会审时度势,甭管皇后娘娘喜不喜欢她,皇后的心都永远只会向着靖安侯府。

睿王妃面上一阵红一阵白,目光对上婉婉平静却又无端带些锋利的眼睛,赶在律容开口前咬牙压怒道:“来人,即刻送小姐出宫回府!”

昌宁郡主不肯,仍旧叫嚣。

婉婉也不满意,睿王府的女儿没有教养,难不成还要旁人去帮忙教导?

她站在跟前,执着地不退开让路,今日此事没个子丑寅卯,睿王府的人就休想离开。

睿王妃这才只得命人将昌宁的嘴堵上了,又折首赔礼道:“小女口出无状,今后自当严加管教,望陆小夫人勿要介怀计较。”

盛京权贵无数,侯爵之上还有国公、王爵、各类皇亲国戚,可靖安侯府有的并不止有爵位。

陆家还有身为大行台尚书令、母仪天下的皇后、辅佐未来王朝继承人的世子,已经可谓占据了整个大赢朝的前朝、后宫,还有将来。

比爵位更重要的,从来都是实权。

婉婉以前不懂盛京的局势,这些是程氏告诉她的,如今的盛京城真正有底气俯视靖安侯府的,一只手数得过来。

睿王府并不在其中,它只是一个夹缝里求生存的旁系皇族,出言不逊之前,本该掂量掂量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。

婉婉以前也从不在意旁人如何言语羞辱她,因为只要她充耳不闻,那些言语并不能对她造成其他任何伤害。

可如今不一样了。

她顶着靖安侯府世子夫人的身份,旁人羞辱她一次,便是羞辱了靖安侯府、羞辱了陆珏一次,若不还击,此后便人尽皆知世子夫人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。

婉婉本身的性子兴许真是个软柿子,可她绝不愿意教陆珏被人不敬,哪怕一丁点儿也不行。

人心里一旦有了在意与珍视,再娇弱的花儿也会穿上盔甲。

这边僵持不下时,宣徽殿出口往南几十步的宫道拐角处,一行步撵停在此处已有些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