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第 80 章(1 / 3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4237 字 2021-11-22

陆淇与许承安的过往交从被人翻出来, 不止陆淇躲在房里,为自己嫁不了国公府哭得昏天黑地,许承安亦是同样的惶恐。

救了人却败坏了人家的名声……

陆淇是靖安侯府的小姐, 许承安才被皇帝钦点为探花郎,仕途正起步的阶段,哪里担得起这么大罪名,去触靖安侯府的霉头。

是以避暑之行回城第三日, 许家老太爷亲自给陆进廉递拜帖, 带着许承安一道登了侯府的门。

陆进廉倒很是恩怨分明, 先吩咐了人去唤陆淇前来, 拜谢许承安的救命之恩。

那边具体谈了什么不得而知,素琴来回话时, 婉婉正在程氏跟前讨教府中事务,顺道听了一耳朵。

程氏慢悠悠地从桌上执起茶盏, 歇口气,“要我说, 事情都到这地步了,她干脆就跟许家那小子罢了, 反正都给人囫囵碰了个遍,往后谁还愿意娶她。”

屋里没有旁人, 素琴不接话, 那摆明了是说给婉婉听的。

婉婉却也不搭腔, 兀自垂首将手中的册目又翻过一页, 只作充耳未闻状,程氏心里便跟明镜儿似得, 人家不想掺是非呢。

侯府里各有各的地界儿, 这小夫妻俩的眼里就没放下过他们这些人。

程氏与素琴相视一眼, 随即转了个话头问婉婉,“听说你跟容深近来要去灵州,这山高水远的,路上一应都安排妥帖了吗?”

婉婉这可就能听见了,抬起头冲她一笑,“谢夫人挂心,夫君早前许久就在着手准备,倒无需我操心什么。”

“你是个有福气的。”

程氏闻言略有感叹,“容深日日在外头忙得团团转,心里却总挂念着你的事,多少女人,嫁出去再想教夫君陪着回趟娘家都难。”

这多少女人里就有程氏。

当然,她最初入侯府也不能算嫁,妾只能是纳,高门权贵扶正妾室那于她而言简直跟做梦一样,甚至做梦都不敢梦这么大。

是以后来,纵然陆进廉只在扶正后陪她回门过一次,她也满足了这么些年。

婉婉体会不了程氏的心境,只好笑道:“夫人与侯爷琴瑟和鸣,您替侯爷打理后宅井井有条,侯爷心里必定记着您的好,我才要虚心跟您学呢。”

然而程氏闻言唇角嘲弄,摇了摇头,“你还年轻,哪儿懂男人啊。”

“夫妻之间可不兴能者多劳那套,真正心疼你的男人,才不舍得教你整日操劳,为些琐事耗费心神。”

她说着瞧婉婉乖巧眨眨长睫,似乎很不解的模样,才又幽幽打开了话头。

“女人就像那瓶子里的花儿,若有人滋养着、呵护着便会越开越娇艳,你以为男人都不懂吗?他们心里都门儿清,区别只在于他们愿不愿意呵护你。”

“侯爷他心里记不记得我的好,不一定,但他想必记着容深母亲的好呢,能称得上与侯爷琴瑟和鸣的也只有先夫人,我嘛……便算作掌家的管事吧。”

掌家的管事,专门就是干活儿的。

话说得有些深,婉婉并不好往下接,可那话里的端倪教人奇怪,先夫人明明都已然枯萎在了多年前的盛春,侯爷的呵护从何而来?

侯爷这人也实在教婉婉很好奇,总好似每个人提起的过去,他都是截然不同的面孔,似乎薄情是他、长情也是他。

但婉婉这些不解并不能直白去问程氏,思忖片刻只温吞道:“夫人何必妄自菲薄,侯府上下都记得您的功劳与苦劳呢。”

一来二去打太极似得,程氏望着她,并没言语。

不过这会子眼看时辰也不早了,婉婉的账册看了大半早上,也该告辞回去了,程氏倒没执意留她。

人走后,素琴上前来给程氏换盏新茶,随口问道:“夫人今儿是怎么了,忽地同三太太说这些话做什么?”

程氏倚着软枕慢悠悠叹一口气,“与人相交最忌交浅言深,可你没见人家,避重就轻,把我防得是滴水不漏啊。”

先头往淳如馆塞的两个丫头也没多大用处。

婉婉拿不定主意就都听陆珏的,其余的她自己的主意比天都大,陆珏宠着惯着,整个淳如馆都没人敢说她的不是。

旁人的话她也不听,程氏再塞多少人也没辙。

倒是陆淇那边,如今眼瞧着与勋国公府的婚事已泡了汤,教程氏心下舒坦不少,只想着等御旨赐婚下来,风风光光送自己女儿出嫁便是。

就是皇帝答应的赐婚,这怎么又没见陆进廉有什么动静了?

程氏心里十分中意与霍家的这门婚事。

不管是从霍宴其人的样貌品行、霍家的门第、还是皇帝亲自赐婚的排面,哪一样都堪称一句无可挑剔。

程氏看重,自然也就上心。

这日她教素琴派人瞧着,待陆进廉送走许老太爷后,便教人踩着点儿去请陆进廉前来畅春阁用晚膳。

陆淇才出了那档子事,赵姨娘的寒烟斋此时正乌烟瘴气,陆进廉近来都不曾往那边儿去过,是以畅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