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 第 84 章(1 / 2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4083 字 2021-11-28

陆珏唇角勾起的弧度云淡风轻, 掂了掂手臂,把小丫头抱得更稳当些,“许他们看去便是。”

周遭人群济济如潮, 婉婉被夫君托得高高的,一张娇艳美人面在灯火下格外显眼。

陆珏今儿则是身极素净的便服, 面如冠玉,通身的清贵不减,站在人群中宛如鹤立鸡群,将周遭的男人们尽都比成了泥点子丢出来似得。

旁边的小夫妻瞧在眼里, 女子艳羡之余, 忙也拉了拉身边的男人, 示意自己也要坐“贵宾席”看月神。

男人都爱较劲, 暗地里瞥一眼陆珏修长挺拔的身形, 再看他怀里的绝色美人, 心里无端堵住一口闷气, 一弯腰也把自己媳妇抱了起来。

输人不能输阵嘛!

攀比心大抵也能人传人,一时间,街亭里的人头堪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。

眼瞧四下里都较上劲了, 婉婉不好意思乐,望着周遭有些男人不一会儿就累得满头大汗, 坚持不住, 她想起来伸手去摸了摸陆珏的额头。

“夫君, 你累不累呀?”

姑娘家嗓音绵绵软软,陆珏听得耳朵酥麻, 手掌掩在宽大的衣袖底下捏了捏小丫头细细的柳腰, 挠她痒痒。

“你说呢?”

“夫君!”

周围好多人, 婉婉不敢扭身子躲也不敢露馅儿, 紧紧抿着唇话音低低的,小手使劲儿揪了揪他肩头的衣裳,教他快别逗弄她了。

不过却是那个理,她的夫君是天下第一厉害,旁的男人哪里能与他相提并论呢?

婉婉瞧着周围那么些男人,各式各样,又更喜欢夫君了好多好多分。

水乡夜晚的月色都是温柔的,她方才偷偷跟当地的姑娘学了句灵州话,正好此时伴着夜色晚灯,弯腰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:

“郎君,我心悦你啊。”

灵州口音讲究个缠绵婉转,便好似那蜿蜒水路一般要拐千百个弯。

陆珏从前下南境几回巡视,其实听得懂,只是为了捧小丫头的场,装作不懂地去追问她。

“说得什么?”

婉婉喜欢吊着人,尤其喜欢吊着他,“夫君你自己猜猜看,猜对了我回去有礼物给你呢。”

她软软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沿着他的耳廓画圈儿,像个拨弄人心的小妖精,藏着掖着自己的尾巴,不肯轻易教他知道。

陆珏心下轻笑,由得她古灵精怪。

两人纠纠缠缠地玩闹半会儿,花船还没完全过去,婉婉的注意力忽然被个卖面具的摊贩吸引了去。

那摊子正中最显目的位置摆了个兔子面具,样式很有些特别,特别在,那兔子面具的额头上被人张冠李戴地画了个“王”。

那样奇特的面具又怎么能卖出去呢?

可婉婉莫名挪不开眼,随即拍了拍夫君的肩膀,从他怀里跳下来,拉着夫君一道去了小摊前,“夫君你看这个,兔子怎么能称王呢?”

“兔子为何不能称王?”答话的是摊主。“我家小妹说它是王,它便可以就是王。”

那是个带面具的男子,身量很高,听声音还很年轻。

婉婉抬眼对上人家的目光,对方的眼睛看着她在笑,十分护短的模样,教她为自己的唐突颇为汗颜。

她不好再言语,陆珏遂道:“家中小妹有这般通情达理的兄长,是她的福气。”

摊主沉沉笑了笑,“贵夫人瞧中这个面具岂不更是慧眼识珠。”

话是对着陆珏说,但摊主的目光却仍旧看向婉婉,当着陆珏的面,目不转睛地瞧着婉婉,好似浑然未觉她身旁男人逐渐凌厉的目光。

婉婉天生一张美人面,每逢上街都必定会有人看直了眼睛,但没有哪一个像眼前这人教陆珏不悦。

婉婉并没察觉,只是不想带人家给的高帽子,便侧目望着夫君笑问:“夫君,咱们索性买两个面具回去玩儿吧?”

未等陆珏开口应声。

摊主已伸手将那兔子面具取下来,递到婉婉面前,“夫人既然与这面具有缘,在下愿意赠与夫人,小妹知晓有人喜欢她的杰作,想必也会开心。”

婉婉可不好收陌生人的礼物,她也不喜欢旁人无事献殷勤,下意识拉着陆珏的手,往他身后退了一小步。

摊主察觉了,拿着面具的手几不可察的一顿。

陆珏眸中带些打量的意味上下扫了眼对方,随即波澜不兴地掏出银子放在摊面上,“无功不受禄。”

他给了银子,婉婉这才好上前来,挑了两个喜欢的样式,却到底没要那个兔子的面具,随即便不多留,乖乖由夫君牵着,离开小摊重新没入了人群中。

小丫头只有在夫君跟前才会闹腾。

她手上轮番拿着两个面具戴给男人看,一会儿又凑上去央他也戴上看看,他不肯,她便噘起嘴来冲男人撒娇,不知具体在说些什么,总归到底是把他磨得言听计从。

发自内心的快乐和依赖,从来是假装不出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