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章 第 91 章(1 / 3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4874 字 2021-12-05

天光大亮, 钟宅内外渐次有脚步声纷杂响起,临月与沉星姐妹俩已在外间收拾回程的行李。

屋内帐幔轻掩,婉婉窝在夫君怀里真不想起身, 但时辰已不早了,再舍不得也要离开,况且走之前, 她还要前往府衙一趟, 同兄长告别。

钟牧现如今仍旧单独在府衙后院关押着。

昨日一天之内,魏国公府的楚怀松派人前来与杨琛交涉过好几次, 企图将人重新投入大牢, 还放言称杨琛若与靖安侯府串通一气,不日便将上奏陛下明察。

可惜杨琛又怎会是受其威胁之人?

这厢充耳不闻不说,当晚便一封密信加急送往盛京, 直将陆珏先前提出的南地盐务缺漏数额的蹊跷之处, 一一回禀了圣听。

楚怀松至此便再没有前来纠缠过钟牧之事。

婉婉来到府衙后院,因为昨晚整夜未眠, 加之离别在即,使得她精神并不太好,面容有些发白,眼底又略有青色。

眉宇间些微的怅然与低落再被哥哥看眼里,冷不防便教钟牧又难免对陆珏生出些不悦来。

自小疼到大的妹妹, 失散多年后再找到已物是人非,成了他人妇,那男人还霸道又强势, 两个人站在一起, 便越发显得妹妹弱小好欺负。

钟牧皱着眉看陆珏一眼, 随即将婉婉招呼到桌边坐下, 问:“怎么脸色不好,是不是生病了不舒服?”

“没有。”

婉婉摇摇头,她毕竟长大了,有很多话不方便和哥哥说,但只看哥哥和夫君之间冷冷淡淡地气氛,也能察觉到二人并不对付。

“哥哥别担心,夫君向来把我照顾得很好。”

陆珏听出来这小丫头在为自己说好话,心里一下子便觉舒坦不少,男人心里那点小别扭生出来的莫名,消除下去得也莫名。

他过来,当着钟牧的面,抬手摸了摸婉婉的后脑勺,“与兄长好好说说话吧,待会儿时辰到了,为夫再来接你。”

婉婉乖巧点点头,目送夫君转身出了门。

这次来与哥哥告别之余,婉婉也是希望自己走后,哥哥和夫君能摒弃前嫌,通力合作,早日将钟家的罪名洗清。

她拉着钟牧一道在桌边坐,絮絮说了好些与陆珏之间,相识这些年的事情。

钟牧哪儿会听不明白。

只见她说起陆珏便眸中尽是爱慕,心底里自然还是为小妹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而高兴。

但说到底他是哥哥,不是姐姐,姑娘家的贴心话并说不来。

含笑听了良久,钟牧只得宽慰教她放心,“傻丫头,哥哥当然看得出来那位世子确是个人中龙凤,只是实在舍不得你罢了,大事上如何会与他作对。”

长兄如父,却没能亲自给妹妹的终身大事把关、送妹妹出嫁,难免都会有些刁难妹夫的心理。

婉婉闻言忍不住抿唇笑了笑。

如小时候一般,钟牧抬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,“如今他送你回到盛京也好,只有你安全了,我才都能真的放心,到达之后,记得送信报个平安。”

婉婉郑重点头应下来。

往码头去的路程,钟牧不得去送她了,便是请的宋眠前往代劳。

婉婉临上船前,倒是问过宋眠可愿意与她一道先行前往盛京,毕竟如今宋眠也在众人跟前露了脸,怕心怀不轨之人会对她不利。

然而宋眠摇头。

宋眠在灵州多年,她的人脉可以帮得上钟牧的忙,去查钟家的陈年旧事,是以拒绝了婉婉。

但两人告别时,宋眠倒忽地想起上回摸过婉婉那虚虚实实的脉象,上前来借送行说话之际握住婉婉的手腕,仔细查看了片刻。

可惜仍旧不算明确,姑娘家脉搏过于弱态,体质并不比寻常人。

宋眠诚心待她,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准备好的纸塞到了婉婉手里,嘱咐道:“矜贵的小丫头,做姐姐的没什么好送你,这个你拿着吧。”

婉婉不明所以,打开来才发现是张药方,里头很多药寻常听都没听过。

陆珏在旁,宋眠也不好避讳着他,直说:“这个你拿回去找侯府的名医再瞧瞧,每日晚上睡前喝一碗,侯府家大业大,这里头的东西想必都不难得到吧。”

婉婉这便听明白了,是很名贵的、调养身体的药方。

不过陆珏对她向来大手笔,再名贵的药,也就只是药而已,银钱多少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。

陆珏直将人送上甲板,婉婉背着旁人时,又忍不住偷偷红了眼眶。

她全然是被夫君娇惯成如今这幅模样了,真的好不愿意离开他那么远,哪怕知道他们忙完就会回京,还是舍不得得很。

陆珏面对她,总是颇为无可奈何。

他的心但凡不那样坚定,稍许软化半分,只看她泪眼汪汪的样子,肯定就要忍不住再将人留下来。

是以不能再拖延了,示意长言吩咐船工即可扬帆鸣笛。

后来站在岸边,目送大船离岸,看见婉婉就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