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第 94 章(1 / 5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9206 字 2021-12-08

屋外大雪落了整夜未停, 晨间一早,庭院里便隐约传来扫帚唰唰的扫雪声。

婉婉被那声儿给从旖旎美梦中揪出思绪来,含含糊糊地, 还记得依依不舍地在夫君胸膛上亲最后一下, 这才不得不睁开眼。

下着雪的天光昏暗, 冷瑟瑟的。

但床帐里萦绕着一股浅淡的佛偈香气,被袅袅暖意烘出了几分软和温柔的意味, 香气伴随着男人温热的身躯一同包裹住婉婉, 倒显得润物细无声。

婉婉微微眯着眼, 惺忪的目光从男人怀里抬起来,触及面前一张熟悉的睡颜,霎时倒不自觉地怔住片刻。

夫君!

浓密长睫接连眨巴了好多下,有些不敢置信,先前写信来还说在灵州的人, 怎么眨眼间就回来盛京了?

可不敢信是一回事,丝毫不影响婉婉心里正喜滋滋地开出花儿来。

眼珠滴溜两个来回,看夫君还睡着,她不好打搅人家, 只好拿搭在男人劲瘦腰背上的小手,忍不住轻轻捏了一把。

触感真实又熟悉, 如假包换的夫君, 不是梦。

婉婉窃窃地抿唇笑了笑,一时就很不愿意起身了, 反正夫君都还没醒, 她拉了拉被子把自己盖严实, 轻手轻脚地又试图缩回到他怀里去。

扭啊扭, 挪啊挪。

怀里跟藏了条毛毛虫似得, 小丫头额际柔软的碎发扫在男人脖颈处,她动一动,那碎发便像是羽毛似得,拂得人发痒。

陆珏唇角几不可察地勾了勾,终于没忍住,抬起一巴掌拍在她圆润的尊臀上。

“醒过来就不安分,再动为夫就将你绑起来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婉婉又教人给抓包了,抬起眼睫去瞧夫君,男人闭着眼还凶巴巴地一本正经。

她如今不怕他,娇气劲儿上来了更肆无忌惮地在他怀里扭了扭,噘着嘴跟他打擂台,“我就动,偏要动。”

陆珏慵然笑笑,没言语,这才睁开眼睛去瞧那日渐恃宠而骄的小猫儿。

四目相对片刻,他眼里静静的,只瞧得婉婉缩着小脑袋抿着嘴,冲他边笑边又不怕死的扭了扭腰。

从前总是他逗她,现在她也能耐了,都会反过来逗夫君了。

但这回扭完了不等他发作,她便先发制人地抱住他猛地吧唧在脸上啃了一口。

“坏夫君!自己悄悄回来,居然都不跟我说!”

婉婉想到自己昨儿个教长言寄出去的信,洋洋洒洒地真情实感关心了一大篇他在南地头疾如何,睡得好不好,吃得好不好,公务累不累……

结果估摸着行程,陆珏那会子大抵都已到丰州了。

陆珏许她斤斤计较,侧着身子抱着温香软玉,懒懒地折颈将半张脸都埋进她身前,嗅着甜香温温地道:“明日就是年节,我若不赶回来,谁陪你呢?”

婉婉忍不住弯了弯嘴角,忙又问:“那我哥哥呢?你们是一起的吗?”

陆珏含糊嗯一声,“你兄长与宋眠都来看你了,昨夜回来时辰已晚,我教茂华先将他们安排在偏房。”

他说着又忽然想起来,问她:“若回来的只有我,没有你哥哥,可是会失望?”

陆珏抬眸望住她,粗粝的指腹轻轻扶着姑娘肋下的柔润肌肤,擎等着她给个能令他满意的答复。

那目光莫名教婉婉觉得些许危险。

男人的心眼儿啊,真是大的时候好比天高海阔,小的时候呢,比针尖儿麦芒还不如。

婉婉此时看夫君,简直像在看一只眯着眼的危险大老虎,若是说错了话,大老虎好像就要扑过来狠咬她一口似得。

稍微有点好玩儿。

她在心里偷偷地笑话夫君,不由得伸出手去摸摸他的鬓边,好像在给他顺顺毛。

软软的指尖沿着他耳廓轻轻地划,婉婉凑过去贴近他耳边,悄默声儿地说:“夫君若是再这样小心眼儿,我晚上可就要罚你独守空房了!”

这小丫头,如今真是越来越胆肥了……陆珏眉尖情不自禁地抽动了下。

话音落,婉婉果不其然便被男人捏着后脖颈一把塞进被窝儿里,揉成一团儿软软绵绵的娇香暖玉,狠狠地、强硬地欺负了一通。

她像是只小泥鳅在被窝儿里笑着、扭着,两只细细的小腿张牙舞爪地,险些要将被子都蹬穿的阵势。

等屋里叫伺候时,已是辰时末。

云茵领着临月和沉星进屋,世子爷已经起身去隔间了,只剩婉婉一个人裹着小被子坐在床边鼓着两腮喘气儿。

她被男人□□一番,眼下头发乱糟糟、脸蛋红扑扑,闹得额头鼻尖都渗出一层细汗,教云茵瞧着忍不住乐。

婉婉瞧见她们几人偷笑,刚想开口说话,谁知从胃里突然反出来一阵直冲嗓子眼儿的恶心。

莫名想呕吐!

她忙捂住嘴,小眉头皱得紧紧地去瞧云茵。

那么大的阵仗,云茵不敢小觑,赶紧从角落里拿出个舆壶过来,临月在旁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