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第 103 章(1 / 2)

明月映芙蕖 昼白夜明 3633 字 2021-12-19

做他建兴侯府的侯夫人……

这话后来很长时间都莫名其妙地回响在陆雯的脑海中, 白天冒出来、夜里冒出来,甚至偶尔发呆出神时,脑子里也会无端出现那男人的脸。

亭子里,他的脸隐在半明半暗的烛火下, 眼睛却出奇的热烈, 抓住她的手时, 力道带着克制过后的柔和,并不至于惹人厌烦, 掌心有一层执刀的粗茧。

霸道、浪荡、不守规矩的男人。

城中对霍宴的传闻多半也是如此, 东境连绵山脉与战场长刀热血养出来的小侯爷, 性子狂放不羁,归京这一年多乃是勾栏酒肆的常客, 最爱烈酒与美人。

陆雯以前从没想过会同他有相识之外的任何交集。

但那日小亭之后,侯府门房上送来一只锦盒,小厮递给扶穗只说是:“建兴侯府上送来的, 特地嘱咐了定要大小姐亲自打开来看。”

盒子拿进来, 放在软榻小几上整整搁置了小半月,硬没人去动。

陆雯闲暇时撑着手臂,目不转睛地盯了好几回, 满面神思凝结的模样教扶穗看不懂——那盒子莫不是有什么机巧关卡,寻常人打不开?

建兴小侯爷这又是闹哪出, 给姑娘送个东西还要跟人家私下里较一回劲儿?

扶穗闹不懂, 但也不敢问。

直过了好些日子, 夫人领着几个婢女踏足了如意馆, 婢女怀里一人手捧满怀的卷轴, 拿出来一看, 全都是城中还未有家室的权贵公子们的画像。

盛京权贵遍地, 公子哥儿们各有各的风采,可惜陆雯一个也看不上。

唯独那成堆的画像里掺进了个勒马扬鞭、意气风发的男人,与一众拿扇子、笛萧之流附庸风雅的公子哥儿放在一起,格格不入,教人想看不见都难。

陆雯眼下瞧着这人就止不住浑身别扭,趁程氏不注意,便偷偷拿其他的画像给盖住了。

可惜后来又被婉婉翻了出来。

“传闻其实也不可尽信,霍侯爷府中现下似乎还未有一个通房丫鬟,妾室就更无须提了,夫君平日提起他来,也还不少赞许过。”

“可是陆淇她二哥呢?”

哦,也对,怎么把陆瑜忘了,那不就是典型的房中干干净净,但外头草长莺飞、乱花迷人眼的活例子。

闹不懂的事,婉婉从不瞎给人出主意。

陆雯这会子也还没有往更远处想,只觉那浪荡男人要是敢浪荡到她头上,一通撩拨就是想逗着她玩儿,瞧她局促慌乱,那她必然不会给他好果子吃的。

是以婉婉走后,陆雯这才终于动了小几上的锦盒。

但是打开来,里头没有旁的东西,只有一束琴弦。

*

琴弦送出去近一个月霍宴方才听得消息,陆家大小姐今日出门,踏足了盛京最大的乐器坊。

彼时他才从官署下值,听闻侍从来报,不禁勾唇一笑,当即调转马头直奔乐器行而去。

“你又来这里做什么?”

街道上马蹄声隔出条小巷便传进陆雯的耳朵里,她在二层临窗的蒲垫上坐着,手中一盏清茶过半,瞧见那男人一身轻甲,手持马鞭,松拓站在了雅间门口。

霍宴闻言挑了挑锋利的剑眉,一壁提步往窗边走,一壁道:“先前定制的宝贝到了,今儿个来接。”

“你一介莽夫也爱附庸风雅,摆弄这些东西?”

陆雯轻瞥他一眼,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他的手上,那手宽大粗糙,怎么看也跟拨弄琴弦的精细雅致不沾边儿。

霍宴看见了,抬起自己的手拿到眼前看了看,确实不怎么精细,他这人看起来也不是个雅致人儿,跟她的六哥、东宫里那位儒雅的太子爷哪里比得?

但——

“谁跟你说的学武便是莽夫,便不能诗情画意了?”

霍宴言语间提步到近前,兀自弯腰顺手在陆雯面前放置的古琴上拨弄了两下,悠长的两声调子,像是意有所指敲在她心上的鼓点,然后戛然而止。

随着他靠近,陆雯不由得将身子往后靠了靠,微侧着脸轻咳一声,调开了目光,好似若无其事品了口茶。

“那什么宝贝,还值得你亲自跑一趟?”

霍宴了然又退开些,没有立刻言语,而是先给自己倒了一盏茶,茶水入口略温,显然并不是新沏的。

他眼里浮出一层散漫的笑,抬眸悠悠然望住陆雯,“你要想知道,有胆子就随我走一趟。”

又是激将法。

陆雯细细的眉头几不可察地凝起,只觉得这男人简直是在自作聪明。

同样的法子一而再地使,教她看得透透儿地有什么意思呢?心底里暗暗冷眼旁观似得笑了声,且吧,便去瞧瞧他又想装模作样些什么好了。

从乐器坊中出来,陆雯仍旧乘自家的马车,霍宴端坐马上行在一边车窗,她骄矜的性子不该,抬手将门关得严严实实,只把他当成个随行侍卫使。

堂堂建兴小侯爷却也不以违忤。